虚墨书库>玄幻小说>Aspirin > 1-2走进我涨c的目光( 强制/素股/CS/失/一点dt)
    眼睛登时瞪大了,杜讷狠命地推开身上的人嘴里骂道:“你疯了?!”

    青年没有生气,他剥开了包裹住杜讷脖颈的衣物,见着浅淡的牙印又凑上前去轻轻啃噬,叠上个新的,“哥哥不是最喜欢找刺激吗?”

    大手挪向后臀,隔着西裤揉捏着紧致细腻的臀肉,嘴上的话越发过分,“在这里干你理应更爽。”

    另一只手拨弄着衬衣的扣子,觉察到青年的意图杜讷还是撑着劲掸开作弄的手,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尽就被青年全然吞了去,将它嚼烂在唇齿间,纵使杜讷纵横情场但依旧受不住这么凶悍的挞伐,舌根被吮咬至麻木,杜讷轻喘着眼底早已被迷蒙的薄雾熏上,手骨分明的手指插入青年的发间,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了去,成了任人把玩的玩偶,之后只能从嗓中挤出点意味不明的呜咽。

    分开时涎水从嘴角扯出,衬衫被青年拉出了一个豁口,露出胸前的莓果也颤颤巍巍地显出来。

    在空气中曝露的时间并不长,面前的人含住了一侧,凸粒被湿润裹住的那一刻杜讷便低吟了出来,搅着情欲的嗓音无疑是最好的催化剂。舌尖顶在乳尖挑逗着它,等着完全挺立又狠狠地抵按了下去,杜讷突然觉得另一边尽受冷落的乳首也有些瘙痒,他下意识地挺胸轻轻扭动着腰肢。

    青年也觉察到了杜讷的反常,可他没有理睬,直到上方的人自己先受不住,抖着声轻吟道:“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乳上的动作没有停,可也没有动静,舌苔抵磨上后槽牙,搓磨出的不适感却让情欲更盛,水盈盈的眸子受了冷落,杜讷也只得自暴自弃地抬手去抚慰那颗红果。

    酥麻的快感缓解了空虚,但它总觉得少了什么,手上揉捻的动作更加粗暴,嗓中也哼出断断续续的娇吟。

    青年扬出的笑容冲淡了眉眼间的暴戾,“有人看过你这么做吗?”他也不期许杜讷能给他回应,继续自说自话,“真该把哥哥压到外面洗手台上去做,让自己也瞧见这副骚样。”

    情欲瞬时就从杜讷眼底退了去,不知道哪来的狠劲,他竟脱了桎梏,锐风刮在耳膜上脸上蓦地一麻,青年的脸被扇得侧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睛登时瞪大了,杜讷狠命地推开身上的人嘴里骂道:“你疯了?!”

    青年没有生气,他剥开了包裹住杜讷脖颈的衣物,见着浅淡的牙印又凑上前去轻轻啃噬,叠上个新的,“哥哥不是最喜欢找刺激吗?”

    大手挪向后臀,隔着西裤揉捏着紧致细腻的臀肉,嘴上的话越发过分,“在这里干你理应更爽。”

    另一只手拨弄着衬衣的扣子,觉察到青年的意图杜讷还是撑着劲掸开作弄的手,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尽就被青年全然吞了去,将它嚼烂在唇齿间,纵使杜讷纵横情场但依旧受不住这么凶悍的挞伐,舌根被吮咬至麻木,杜讷轻喘着眼底早已被迷蒙的薄雾熏上,手骨分明的手指插入青年的发间,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了去,成了任人把玩的玩偶,之后只能从嗓中挤出点意味不明的呜咽。

    分开时涎水从嘴角扯出,衬衫被青年拉出了一个豁口,露出胸前的莓果也颤颤巍巍地显出来。

    在空气中曝露的时间并不长,面前的人含住了一侧,凸粒被湿润裹住的那一刻杜讷便低吟了出来,搅着情欲的嗓音无疑是最好的催化剂。舌尖顶在乳尖挑逗着它,等着完全挺立又狠狠地抵按了下去,杜讷突然觉得另一边尽受冷落的乳首也有些瘙痒,他下意识地挺胸轻轻扭动着腰肢。

    青年也觉察到了杜讷的反常,可他没有理睬,直到上方的人自己先受不住,抖着声轻吟道:“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乳上的动作没有停,可也没有动静,舌苔抵磨上后槽牙,搓磨出的不适感却让情欲更盛,水盈盈的眸子受了冷落,杜讷也只得自暴自弃地抬手去抚慰那颗红果。

    酥麻的快感缓解了空虚,但它总觉得少了什么,手上揉捻的动作更加粗暴,嗓中也哼出断断续续的娇吟。

    青年扬出的笑容冲淡了眉眼间的暴戾,“有人看过你这么做吗?”他也不期许杜讷能给他回应,继续自说自话,“真该把哥哥压到外面洗手台上去做,让自己也瞧见这副骚样。”

    情欲瞬时就从杜讷眼底退了去,不知道哪来的狠劲,他竟脱了桎梏,锐风刮在耳膜上脸上蓦地一麻,青年的脸被扇得侧了过去。